资讯动态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文化产业有何影响?

      “当潮水退去方知谁在裸泳”。近一段时间以来,资本市场文创板块“吸睛”事件可谓令人目不暇接,也让人浮想联翩:先是有几大明星的“高溢价”股权收购事件,最近又出现王健林抛售77个文旅项目、乐视创始人贾乐亭与乐视“划清界限”……资本市场的文创板块“暗流涌动”,一些人将文创产业演绎为资本“套利”的工具,杠杆率偏高的并购事件让公众生疑。《光明日报》7月22日刊发整版专题文章,聚焦“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对文创产业的影响,指出“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立业之本”,要推动金融为文创产业服务,开发出符合文创产业发展需求的金融产品,助力文创“实体经济”的发展,绝对不能将文创产业作为金融资本“套利”的工具。
       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把更多金融资源配置到国民经济的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的金融需求,这是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的主要议题。服务实体经济和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成为当前金融工作的主要任务,文化金融领域也要落实这三大任务,通过改革创新,服务文创的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影视是文化产业市场化程度较高的领域,也是资本“追逐”的热点,在资本源源不断注入影视行业时,市场泡沫不断累积,投资风险进一步加剧。2014年和2015年是影视并购的“疯狂期”,2015年影视领域的并购达到76起,涉及资本高达2000亿元,大大超过影视市场的容量。从2016年5月开始,就有消息称证监会叫停了游戏、影视、VR等虚拟行业的跨界定增;2016年7月,深交所还专门对创业板影视类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作出更加严格细致的规定。这才让火热的文娱、影视融资并购行为“及时降温”。客观说来,文化产业的体量不大,整个文化产业增加值仅占GDP的4%左右,在金融领域的份额并不高。但因为文化企业的盘子小,容易被资本“操控”,而成为资产泡沫的“重灾区”,从而使文创产业沦为“资本运作”的工具。再加上参与者的明星效应和事件的娱乐效应,使文娱影视领域的融资格外吸引眼球。
       近年来,文化金融发挥“乘数效应”,推动文化资源与多层次资本市场对接,让一些文化企业“滚雪球”式地迅速壮大起来。出版业龙头企业凤凰出版集团上市后,借助资本市场大刀阔斧地进行产业布局,连续七年位列全国出版集团总体经济规模和综合实力评价第一位。再如,宋城集团上市前只是一家杭州企业,可插上资本的翅膀后,就“飞”到了全国的六大知名景区,还要“飞”到澳大利亚、美国发展,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座位数最多、演出场次最多、影响观众最广的演艺企业。据统计,截至2017年4月底,沪深两市文化上市公司达103家,约占A股上市公司总数的3.21%,形成了特色鲜明的“文化板块”,对推动我国文创产业做大做强起到了十分积极的作用。据了解,全国21个省区市共设立了53支由省级财政资金或宣传文化单位国有资本设立的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目标募集资金总规模近千亿元。
       金融工具是把“双刃剑”,没有金融不行,过度金融也不行。要掌握好“度”,要用好这个工具。从当前文化金融的发展来看,存在着金融发育不足和某些领域运用过度的“结构性矛盾”。对于那些“舍本逐末”,不顾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根本,只追求打“擦边球”、炒概念、玩资本的行为,无疑要监管防控,杜绝过度投机现象,防止资金在文化产业领域的“脱实向虚”。
       同时,更应该看到,一些文化企业和文化人,缺乏金融思维,还满足于“小农经济”的自给自足。曾有文化企业家“自豪”地表示“没有找银行贷过一分钱,也从没想过融资”。这样的思维,有的是要让公司“小而美”,更多的是对自己和企业的不自信。不能有效驾驭金融工具,就不能将企业做大做强,从而错过发展的大好时机。文化金融工作任重道远,还需要加强对文化企业家的培训和教育,让他们了解金融的本质和功能,学会在企业发展的各个阶段匹配不同的金融产品,合理运用金融“输血”,增强企业的市场竞争力。
       从文创的“实体经济”来看,其得到的金融服务还远远不够,目前仍有很多嗷嗷待哺的文化企业得不到足够的金融服务。比如,很多文化企业因无其他工矿企业所拥有的厂房和机器作抵押物而难以获得贷款,对于保险、债券等其他金融产品来说就更是“望而却步”了。因此,文创领域的金融服务不是简单的供求问题,而是一个结构性问题。金融机构要学会认识文化产业的特殊性,把握文化产业的发展规律,针对文化企业“轻资产”的特点,量身订制金融产品,更好地服务文化企业。同时,还要加强对无形资产的评估,让文化企业的价值有据可依。通过多层次的投融资平台,全周期地服务文化企业,使文化企业在每个发展阶段都能有充足“弹药”,不断打拼出自己的新天地。